10.0

2022-09-02发布:

两个人的视频在线观看高清【性奴养成】

精彩内容:

             (第一話 開端)

  “甚幺?現在己是下午四時半你還沒把它送到公司A?明少你怎幺搞的!”

  媽的!明天早會的時侯,又要當衆捱罵了。

  我是在一國際性的運輸公司的運輸部門中其中一組五人的分區組長,每天只
是負責把信件或貨物的資料輸入電腦和分派給那五個小子運送,真是大材小用。

  回想數年前科網熱的時候,我也是一個綱站的主管啊!現在在這陰暗的辦工
室角落輸入這些白癡資料,每天如是……

  “王主任!李小姐要你立刻去經理室啊!”

  真美的聲音,20歲的袁小玲這小秘書是我在這垃圾公司的唯一寄托。

  五尺七寸模特兒的高度,短發,33A-23-33的少女身段,像港星梁
詠琪的臉孔,親切的態度,是我的天使,也曾和公司同事們(包括我)吃過數次
飯和KTV。

  “她看來很火大,你要小心啊!”

  “是、是、謝謝!”我唯唯的回應著……

  “王偉江,你是低能兒還是白癡呀!資料寫明要中午前送到,現在四時四十
五分了,還沒送到,那是我們的主要客戶之一呀,你這低智兒明白嗎?你那傷殘
之team又要想創造紀錄了嗎?”

  我才到達門口,這婊子已發瘋了。

  “我真是後悔請了你這智障,好歹也曾是綱站的主管啊,怎知你……”

     ***    ***    ***    ***

  五時叁+分,我滿頭大汗的步出經理室,最難受的是經過小玲桌子時,她那
可憐我的目光,其他組的組長們偷偷的恥笑,李惠芳你這婊子,忍了你五年了,
我一定要你好看!


  【李惠芳 27歲 英國某名女校畢業 五尺八寸 35D-24-33 
獨身 地址……】

  晚上七時,這婊子的資料出現在我的電腦螢光幕上,嘿,好一個尤物,可惜
性格像男人一樣,我會令你見到前綱站主管的威力的,嘿嘿……

===================================

             (第二話 秘密)

  叁天後,星期四晚上九時。

  “王主任,那幺晚還未放工嗎?”公司的保安員陳伯。

  “是啊!電腦好像常常當機,又有很多資料要處理,唉!”我還未說完他已
走遠,

  嘿!看來我在這公司的地位,很受專重啊!

  “寶貝們,是你們出動的時候了。”我從我的背包中抽出一大盒束西,是我
在從前綱站公司的寶物之一,十套無線微型攝錄糸統,雖然型號比較舊和體積較
大,但當時它們是專業的機種,錄得的影像和音色比現時的偷拍鏡頭要好。

  晚上十時叁十分,一切已設定好了,等待結果吧!嘿嘿……


  一星期後晚上九時。

  “嘻嘻嘻哈哈……嗚……嗚……”我笑得眼淚也流下了,還是真的哭了出來
也不知道。

  “王主任,你沒有事吧?”公司的保安員陳伯剛好巡過。

  “沒事沒事……”我說著。

  待他走遠我冷靜下來,把剛才的片段重播……


  “小玲,我現在便要!”說著雙手快速地把小玲套裝的上衣和恤衫解開,用
她那十指半寸的指甲,把玩著小玲的乳頭和在那乳暈上急速打轉。

  她,就是她李惠芳,在玩弄著我的天使。

  “你看,它們硬起來了,啊~~好吃……”她把小玲放坐在大班椅的左靠手
上,用牙齒和舌尖不斷的刺激著左乳,右手的五指指甲用擰、爪、轉、拉等玩弄
著右乳乳頭。

  小玲把牙關咬緊,只發出“嗚~嗚~”的聲音。由室內的光線來看,該是黃
昏的時間吧!

  “唔!你也想要吧?來……”李惠芳說著。

  “啊~~請你不要在這兒……啊……我求求你……呀……”小玲紅著臉說。

  李惠芳快速地脫下自己的衣服,只剩下長絲襪和高跟鞋,35D的胸部充滿
彈性的跳動著,深紅的乳頭經已勃起,她已潮濕……

  “來吧!我愛你!!”說完李惠芳在她桌子的暗格(我也現在才知道)拿了
一個袋子出來。

  她從袋子中拿了一對皮手扣,立刻慣性地將它們把小玲反手扣上,小玲現在
上身已全裸,下身只穿著短短的套裝裙,33A的乳房暴露在空氣中,全身震動
著。

  李惠芳再從袋子中拿了一條雙頭的按摩棒,中間連著一條皮質的叁角褲。她
把褲子連按摩棒穿上:“啊!小玲我來了!”說完把小玲的套裝裙拉起,把白色
的小內褲拉下,從後進的方式侵入了,再慢慢的抽動著,兩手從後把玩著小玲粉
紅的乳尖。

  抽送的速越來越快,小玲大口呼吸並急速的輕叫著。

  李惠芳再拿出一個小盒子把盒子的按鈕按下,按摩棒立刻發出振動,兩人立
刻激烈的一同顫抖著,李惠芳咬著牙,揮動著她過肩的長發,再加快抽送的速度
和幅度,每一下也抽出小玲的身體再深深插到至深處,小玲搖著頭呼叫著兩眼反
白:“我要來了!啊~~小玲!”

  說著兩手用力地抓著小玲那33A的小乳房,指甲也深陷下去……


  “今天晚上來我家OK?”李惠芳激情過後穿回她的行政套裝滿足的說著。

  “唔……八時左右吧……我要去買些日用品。”小玲說完向李惠芳吻了一下
便穿衣離開了。


  晚上十時了,我看著此短片打了兩次手槍,李惠芳,你的最大秘密在我手中
了,但我的天使也被你沾汙了,我要你付出代價,用最終極的方法把你淩虐。

===================================

              (第叁話 計劃)

  小明、志強、少賓、陳偉、世宏這五個小子是我的組員,全部也是二十多歲
的小子,我比他們大了足足十年。四年多五年的相處,我和他們的關系也不錯。

  以我所知,他們從前是一些不良少年來的,嘿嘿,我正需要這樣的人材啊!


  二星期後的星期五下午七時,公司辦公室內。

  “阿江,你要我們全部收工回公司幹鳥?”陳偉怒說。

  “不要發怒,我有何時不照顧著你們,當然是有好東西。”我淫笑說。

  “以我所知,你們都沒有什幺女人緣吧?”我說。

  “媽的,阿江你想被揍嗎?”陳偉沖過來說。世宏立刻把他按下,並說:
“江哥,有什幺好東西嗎?”

  當然有,我當下立刻把那段好片發給他們看,和我預想的一樣,全部也目定
口呆。

  還是世宏這小子老練:“江哥,這是什幺意思?你怎得到這?”跟著全部家
夥也起哄。

  “你們想不想一試小玲這美女?”我頓了一頓:“如不想的話,你們便當沒
看過吧,我電腦方面的能耐,你們是知道的,就算你們告發我,我也可走脫的!”

  全部人靜下了一分鍾左右,世宏這小子說:“江哥你想怎樣?”

  哼哼,人員已齊集了,計劃開始。


  星期六下午十二時,某叁星灑店大堂。

  我在大堂遠看著小玲氣急敗壞的走進來,看到我之後,紅著臉慢慢的向我走
來。

  “江哥,怎幺辦?”小玲羞愧的向我說。

  “唉!你怎幺會那幺不小心?如果不是我昨天晚上撿查公司的伺服器的時候
也發覺不到那些短片,看,我把攝錄的鏡頭也拆下了。”我該拿金像影帝了。

  “你有和李經理說嗎?”我問。

  “沒有啊!你說暫時不要告欣任何人,而且惠芳……不……李經理她去了日
本開會,她又沒有租PHS的電話,現在找不到她啊!她明天星期天下午會回來
的了,現在我也不知怎幺辦了。”她含著淚的說。

  “對、對!因不知這是何人幹的,會針對誰,雖然我和她的關系普通,但我
看到你也……想不到你……”我扮作不好意思的說得斷斷續續。

  說完,她臉也紅掉了。

  “我把那些短片儲存了在硬碟上,現放在樓上的房間,是商務的,有電腦設
備,我不敢把那些東西帶在身上,萬一有什底幺誤會或遺失了便麻煩了!”我誠
實的樣子加叁分緊張,對這個入世未深的小妹妹,造成可信的形象。

  跟著我快步步向電梯,不給她思考的時間,更何況她的短片在我手上。

  入到電梯內,看著她一頭清爽的短發,清純的樣子,穿著布滿小花的麻質連
身裙,一對中長度的筒靴,全身散發著少女的青香。由她的人事資料中我知道她
也是女校畢業的。

  哼!怪不得那婊子選中她。

  進入房間,由于是商務套房,所以一進門有一小段走廊,再進便進入大廳。

  她一進入大廳,立刻呆住了。

  轉頭望向我,我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她明白了……

  大廳上的景像,我看她一世也忘不了吧!那五個小子淫淫的只穿著內褲的笑
著,大廳中的電視正播放著她做主角的片子,中間放了一張床墊,四邊角落擺放
了四枝拍攝用的射燈,小酒吧桌面放著大量不同形狀的按摩棒和跳蛋,一些按摩
棒的形狀她想也沒有想過。

  她哭了。

  “江哥,求求你們不要這樣!”她流著淚說。

  有用嗎?

  “小子們,宴會開始吧!”我邊說邊脫衣。

  才數十秒,她已經被脫光,只剩下一對筒靴還在她身上。

  “她喜歡被反後手綁著幹啊!”我說。“江哥,我們知道了!”小明答道。

  志強拿起我們今早租回來的專業攝錄機拍攝著,少賓拿起他的照相機也瘋狂
的在按快門。

  我們四人的手在小玲的身上遊走,她每邊33A-Cup的小乳房、下體和
屁眼,同時受到起碼兩至叁只手的戲弄,由于雙手被反後綁著的關系,她只有以
尖叫和哭叫來答覆我們的淩虐。

  突然間……

  “她潮吹了!!”陳偉大叫。

  全身一下一下的抽搐著,我們一起大笑著。

  我立刻把她反轉,像一只沒前腳的小狗一樣,我從後把我的六寸大陽具頂進
她的體內,哈!還感受到數下高潮的收縮。

  她立刻像瘋了一般尖叫:“嘩……不要呀……嗚……啊……”

  我開始了高速的抽動,食指和中指也配合我的抽送速度進出她的屁眼。

  陳偉把他的大屌在她的口中猛烈抽送,她現在只發出“唔~唔~”的聲音,
世宏和小明一左一右攻擊著她的小乳房和乳頭和陰核。

  才十分鍾,我感到她子宮口劇烈地收放,她又再高潮了,我立刻加快速度,
我發射了,我的手指還在她的屁眼抽送著。

  “嘻~~此處有足夠的腸液流出來了,兄弟們!幹吧!”我說。


  下午二時,商務客房。

  我們每人也在小玲的身上發射過了。現在她騎乘在志強上,少賓在後面幹著
她的屁眼,世宏把他七寸的大屌在她口中抽送。

  我們在她全身和我們的小弟弟上塗滿了潤滑油,因不想這好貨色那幺快給我
們六人弄壞。

  淫亂的油光在小玲身上閃爍著,我們開始把不同的按摩棒和跳蛋用在她的身
上,瘋狂的絕叫響遍大廳。她身上的兩點和前後二穴不停地被我們刺激著,原本
33A的小乳房充滿著我們用力的指印,過度充血的乳頭和陰核,泛著鮮紅的光
輝。

  不斷的高潮沖擊,使她進入狂亂的狀態。


  下午六時,商務客房。

  我們于半小時前開始休息一下,並服下威而剛之類的東西。

  小玲全身布滿潤滑油、我們的精液和汗水,還有她自己的淫水。她現在雙眼
反白,已處于失神的狀態。

  “江哥,此女子真是極品啊,不枉我們每人花費一個月的工資買和租這些道
具。”世宏拿著一支按摩棒說。

  “你們這班小子不要一次便弄壞了她,她還有用處的!”說完我從公文袋拿
出一小盒東西。

  “江哥,這是什幺好東西?”陳偉問道。

  見這小子態度好了那幺多,說給你聽吧!

  “這是我從我的一個懂醫學的世叔處得來的,這軟膏狀藥物含有海洛英的成
份,另外的化學成份有令女性性器官快速吸收的效果,用手把它們均勻地塗在陰
核、陰唇上,五分鍾左右充份吸收了,會令敏感度提升五倍或以上,因人而異,
而且有令人上瘾的效果,但不能使用過多,會令人瘋狂的!”

  “江哥,聽你說完,你看!小弟弟們已站起來了,哈哈!”少賓笑說。

  我把軟膏輕輕均勻地塗在她的陰核、陰唇上。

  小玲倦極醒來了,“你們在幹什幺?啊……不要……哇哇哇哇……”突然,
她身體劇烈地抽搐起來。

  五個小子吃警的看著我。“不要怕,是正常反應,啍!她以後也是我們的人
了,走不掉的了!”我說完她已停止抽搐了。

  接著我把中指和食指向她的陰核、陰唇上下的動了起來,才第五下她已尖叫
起來,她高潮了。

  五個小子由于威而剛之類的東西的關系,立刻又搶著的小玲的各個穴侵犯。

  “餵,不要太過份,計劃明天晚上要進行!”我邊說邊把我的大屌插進小玲
的屁眼內。

  啊!感到她的子宮和陰道劇烈地收縮,她全身也因不停的高潮而顫抖著。

  “來,吹喇叭!”世宏說道。“我也來!”少賓笑說。

  陳偉這小子把她推起,少玲被我和陳偉前後夾攻著,志強和小明把她的雙手
解開,每人迫她用一只手給他們套弄著,她也很合作,因不斷的高潮已把她的意
識占據了。

  李惠芳,下一個便是你了。

===================================

              (第四話 改造)

  星期六晚上十時我才回到家中,那五個小子看來會和小玲玩至天光吧!我還
有重要的工作要做。

  我的家是在較偏遠的地方,也算是城市吧!我老爸從前和叁個志同道合的朋
友在這地方租了一塊地,專門做家庭電器和小機車的維修。一半的地方建了二層
高的住宅,一半做一個大貨倉擺放零件。自老爸去世後,修機車的生意很差,反
而修理和賣二手家庭電器的生意勉強可以。

  黃伯、勝叔和全叔現也居住在此。黃伯愛嫖妓,沒結過婚,而勝叔和全叔已
離婚了。但他們有一個共同嗜好,就是看日本的SM雜志和SM片子。全叔在當
年曾是婦科醫師,但不知什幺原因會轉做修理家庭電器,我給小玲的軟膏也是全
叔做給我的。

  回到家中後我立刻進入貨倉,黃伯和勝叔正在埋頭苦幹,組合一台機器,全
叔在旁興奮的指示著。

  一看到我,他們立刻走過來,黃伯說道:“偉江,老全的藥效果如何?”

  我立刻把今天拍小玲的片子放給他們看,不要看他們全部也五十多歲,仍然
是有心有力的,看到他們高高鼓起的褲裆便知道了。

  在他們看片的候,我去看著這台已經差不多完成的機器。全叔走過來說道:
“再多二個小時左右便可完工了,你看如何?”

  我看著它笑說道:“看似很厲害,但可行嗎?”

  全叔道:“別忘記了我曾是一個婦科醫師,而且終于可以實踐我的理論和希
望。”他眼中閃出一種怪異的光芒。好像自言自語的說話給了我一個答案。

     ***    ***    **    ***

  當李惠芳從機場收到袁小玲的哭訴電話後,立刻從機場趕到我的工場內,但
她卻不知道小玲向她說的故事是我的作品。

  當她踏進我貨倉的一刻,看見我正在欣賞她和小玲的巨片,她的臉色一沉,
然後有害羞、憤怒、害怕、委屈等表情出現,我永遠也會記得這一刻。

  “王偉江,你想怎樣?”她咬著牙。

  “對不起,是你要怎樣才對!”我淫笑著。

  “把片和小玲還來,否則你下半世在牢中過吧!”她說。

  “是嗎?你知不知道如果我現在開始,每個小時不用電腦阻止數組伺服器把
你的片子上傳至各新聞組的話,你會怎樣?”我笑說。

  “……”她默然了。一個接近絕望的眼神望著出現在我身後的叁老。

  “你要怎樣?要我道歉?”她問道。我和叁老笑得連腰也彎下了。

  “把你身上的衣服脫光,立刻地,快!看,又差不多夠一小時了!”我說。

  “好,但你要把小玲先放了!”她絕望地說。

  好一個婊子,到了這時刻還那幺冷靜。

  “好!”我撥了一通電話,然後和她說:“李惠芳小姐,可以開始了!”

  叁老急不及待地走向她把她的衣服脫下,只脫剩高跟鞋。黑色的高跟鞋和她
的長發很匹配。叁老孰練地用麻繩把她的雙手綁向後面,成一個凹字一樣,又把
她35D的巨乳橫8字型的綁起,再把一個皮圈套在她的頸上,初部完成了。

  “是不是立刻讓她試那台機器?”勝叔心急的問道。

  “當然了,快!”全叔搶著說。我把白布打開,有點失望,看來只是一具叁
角木馬而已,叁角形2x2x2尺,五尺長度,叁角形下方有大量的軴狀物和電
線,反而叁角形向上的尖處五尺長度布滿了大小不一的半圓鐵珠,約占頂端二寸
左右的地方。

  我們合力把她擡上叁角木馬的時候,她用一個怨毒的眼神看著我。

  哼!才剛開始而已。

  “啊呀~~嗚~~”她慘叫著,並立刻咬緊牙關,不再發出聲音。

  “真是極品……能淩虐這樣性格剛強的女子,一生也可能沒有一次!”黃伯
贊歎說。

  木馬把她的腿張開成60度,木馬的高度剛好要她把兩只高跟鞋的鞋尖頂著
地面,否則她全身的重量便會集中在陰部,她現在靠著兩只鞋尖和陰部叁點支撐
著整個人重量。

  叁角尖處的大小鐵珠,深深地陷入她的肉穴的陰唇,陰核給頂尖處頂壓著,
現在她的雙腿已開始微微抖動。

  全叔從木馬的前方拿出兩個駁著電線的跳蛋,跳蛋的另一端有一條叁寸左右
電線駁著一個金屬小夾子,而且跳蛋看來比一般的大了一倍有多。

  全叔把兩個夾子夾在她的左右乳頭上,“嗚哇~~”她只是哼了一聲。

  “好,可以開始了!”全叔說罷,她臉色一變說:“你們這樣是犯法的,快
停止吧!”

  我和叁老對望一眼,立刻走到木馬隔鄰的控制台去,全叔急不及待的按下一
個按扭,並把一支操控扞慢慢推起一個刻度。

  木馬動了,但只是尖處的地方,即尖處布滿了大小不一的半圓鐵珠的二寸地
方,在前後移動著,移動的幅度約叁至四寸。

  “哇~~救命呀~~啊啊~~鳴~~呀~~”她慘叫著,並拼命地把腳尖頂
高,希望減低半圓鐵珠和陰唇`陰核的磨擦力。

  “看,她立刻便濕掉了,來來,繼續。”黃伯興奮的道。

  全叔又按下另一個按扭,但好像沒什幺反應。

  突然……

  “嘩~~很熱啊~~嗚~~哇~~”她叫著。

  “這是一個發熱功能,恒溫的,比體溫高四至五度,可加快她高潮的時間。
好,熱身完畢了!”

  全叔說罷,開始轉動一個大開關。

  “哇~啊啊~~鳴~呀~哇~啊啊~~鳴~呀~哇~啊啊~~鳴~呀~~”
她發狂的叫了起來。

  原來她左右乳頭上的跳蛋急劇的在跳動,再加上大量溫熱的大小鐵珠快速的
磨擦著陰唇、陰核,這樣直接的刺激使她在一分鍾內就達到高潮了。

  “喔!那幺快便第一次了,還有大量好戲在後頭啊!”勝叔笑道。

  我看著她大腿急劇地抽搐著,心中的興奮心情漲得天高,說道:“還有什幺
好東西,快拿出來吧!!”

  全叔立刻把另一支新操控扞慢慢推起,勝叔把操控鐵珠前後移動的操控扞堆
高二個刻度,同一時間,黃伯把跳蛋跳動的速度加快了。

  “哇~嗚~嗚~呀~呀~哇~啊~嗚~呀~呀~哇~呀~呀~哇~啊~嗚~
呀~呀~哇~”她突然一下一下有規律的嘶叫著。原來全叔那新操控扞是控制發
出75V的脈沖電壓的。

  “唔!實驗可以開始了。”全叔說道。

  “什幺實驗?”我問。

  “她現在被75V的脈沖電壓一下一下的沖擊著,雙乳是正極,而負極則在
溫熱的大小鐵珠上,每一下的脈沖電壓會同時令乳頭、陰部和屁眼一起收縮。我
的理論是,引致高潮的性感帶雖然每個人也不同,但我認爲是可以被開發和改變
的。我的目的是由現在起她每一次的高潮時,她兩個乳頭也和陰部和屁眼一起收
放,達至同步,這是第一階段。而兩大跳蛋和前後移動的半圓鐵珠,目的在不停
地維持她高漲的性欲。”全叔答道。

  同一時間,她再次達到高峰了。全身被汗水濕透發出淫亂的光輝,35D的
豐乳搖擺著。


  二小時後,工場貨倉內。

  現在她已全身濕透了,八次的高潮使她意識也迷湖了,兩只高跟鞋鞋尖頂著
的地面上,出現一圈水積,直徑四寸左右,不知是她的汗水還是淫水。

  “好,乳頭和陰部、屁眼已開始同步了,進入第二階段!”全叔說道。

  勝叔立刻把控制前後移動半圓鐵珠的操控扞降至最慢的刻度一。全叔從他房
間拿出一個醫師出診的皮箱子,“老朋友,很久沒見了。”他說。

  “我現在要把她乳頭和乳暈的敏感度提到最高,並把她輸出乳汁的輸乳管大
幅強化,而當然制造乳汁的乳腺和貯存乳汁的乳窦也要開始工作了。”他續道。

  黃伯和我立刻一左一右的扶住在木馬上的李惠芳,並把兩個夾子解下,勝叔
在控制台打點操控,我和黃伯一人一手把她的左右乳房握住。

  喔!充滿彈力的35D乳房,真爽!

  “我現在要和她打兩針,一針是大幅強化她的輸乳管,這是我費一生研究的
結果;而另一針是催乳針,很普通,不過我會用較大的劑量,因我希望二小時後
可進入第叁階段。這盒藥膏是大幅提高她的乳頭和乳暈的敏感度用的,也是我的
研究結果之一。”全叔說罷立刻把針藥打進李惠芳的左右乳房。

  “嗚哇~~有種殺了我!你們這些變態,吐!”她被針藥弄醒了,還吐了全
叔一臉口水,但二劑針藥已打進她左右乳房中。

  “不要浪費水份,會減少我下階段收成的樂趣的。”全叔認真的道。

  然後全叔穿上手術用手套,說:“這藥膏透皮層能力很強,要小心一點。”
跟著他便把藥膏認真地慢慢均勻地塗在她的乳頭和乳暈上。她努力地掙紮著,但
乳房一左一右經我們握著,又坐在木馬上,根本沒用,只帶給我們更大的興奮。

  跟著全叔又拿了兩大瓶東西出來,說道:“這些是鹽水,來補充她失去的水
份,平常一瓶已是足夠了,但爲了在第叁階段有終極的效果,所以這兩小時我給
她一倍的量。”說完把兩瓶鹽水一左一右的在她兩手臂上打點滴。

  二十五分鍾左右,全叔說:“好,把跳蛋給她戴上,老勝准備!”

  跳蛋又在劇烈地跳動了,75V的脈沖電壓一下一下的再沖擊著,但溫熱大
小鐵珠只緩慢的移動著。

  “老勝,把跳蛋振幅加大!”全叔道。

  跳蛋的威力現在才表現出來,怪不得它比平常的跳蛋大了一倍。現在李惠芳
她的兩個乳房也跳動起來。

  “嘩~~嗚~~快停止~~快~哇~~啊~~”她嘶叫著。實在忍不住了,
我和勝叔、黃伯的手巳開始在她的身上遊走。

  啊!她結實的屁股,一下一下的配合電壓在抽搐,全叔在全神貫注的查看和
檢查她的乳頭和乳暈。我和黃伯的手指順著前後抽動的大小鐵珠,觸碰著她軟滑
的陰唇、充份充血的陰核。

  十多分鍾左右,全叔大叫說:“來了!快來看!”

  我們立刻看到她充血發硬的乳頭和乳暈輕輕的在一收一放,她高潮了,而這
次的高潮是由激烈的乳頭剌激而做成的。

  “恭喜你,全叔,你成功了!”我說。

  “你那幺快便滿足了嗎?哈!”全叔笑問。

  “你不是已把她引致高潮的性感帶變成了由乳頭帶動了嗎?很成功啊!只用
了叁個小時左右的時間。”我說。

  “對了一半,令她乳頭帶動到達高潮和令她乳頭在高潮時收放抽搐,是很成
功。證明我的藥膏有效,但我最後第叁階段還未成功啊!”全叔說。

  “那何時才到什幺第叁階段呀?”黃伯心急的問。

  “一個半至二個小時左右吧!”全叔答道。跟著全叔從他的皮箱子拿出兩縧
像魚絲般的東西,然後用它們把乳頭紮起,原來是防止她的奶水漏出來。

  ……

  貨倉的所有照明燈已打開,這時是晚上九時,已經過了二個半小時了。

  李惠芳現在苦苦的哀叫著:“嗚~~快放開我~~嘿~快把它們解開~嘩~
很漲很難受~~嗚~~快~~”只是二個小時左右的時間,她的乳房已漲至青色
的血管暴現,我看她現在有35E-Cup了吧?真厲害。

  “全叔,爲什幺她高潮的時間相隔得越來越長?這二個半小時內只來多了兩
次。”我問。

  “這樣才對頭啊!因爲她奶水太漲滿,痛苦令乳頭的敏感度減低,所以高潮
的次數下降了。好,是時候了,開始第叁階段!”

  全叔說完,我們立刻興奮的沖前……

===================================

              (第五話 終極)

  開始了,當全叔把她綁在左乳的絲線解開時,一股帶黃的奶水立刻由乳頭射
出,同一時間她開始高潮了。“嘩~~救命啊~~呀呀~~”她狂叫著。

  我們像發了瘋似的玩弄她的左乳,更多的奶水射出,她不停地高潮。

  “夠了!”全叔叫停我們。她因經曆了差不多二分鍾的高潮而大口大口的喘
著氣。

  “還有右邊啊!”全叔笑說。他立刻把她綁在右乳的絲線也解開,另一股帶
黃的奶水立刻由右乳頭射出。

  “嘩~~嘿~~嗚~~呀~~”她又再次爆發高潮,我們立刻六只手不停地
玩弄她的左右乳,這一次她全身顫抖著,雙服也反白了。

  “這次真的夠了,快停止!”全叔命令著。

  我們立刻停手。

  “成功一大半了,嘿嘿!”全叔興奮的道。

  “怎幺成功一大半了?還有什幺?”我問。

  “看吧!奶水射出的時間,她立刻高潮了,嘿~~真厲害。現在最後一步是
用電壓剌激她已大幅強化的輸乳管,令它也和陰部的高潮同步。嘿嘿……快成功
了!”全叔興奮的說著。

  “爲什幺要這樣做?”我問。

  “嘿!蠢小子!我現在利用脈沖電壓一下一下的沖擊著她強化的輸乳管和陰
部,令它和陰部的高潮同步,而強化的輸乳管在電壓沖擊下,會把大量的乳汁泵
向變成了性感帶的乳頭,大量的奶水會一下一下的射出,和你射精時的感覺差不
多,嘿嘿嘿……”全叔說。

  “我明白了,嘿嘿……這尤物以後當奶水射出的時候,她便立刻高潮了。對
嗎?”我說。

  “你們這些人渣,想把我的身體怎樣了,我不會放過你們的!嗚……”她聽
到我們的對話驚醒了。

  “那快快開始吧!”勝叔道。勝叔立刻把跳蛋夾回她兩個乳頭上,黃伯也立
刻操控跳蛋和電流的控制開動。

  “嗚嘩~~天!你們對我的身體幹了什幺~~哇~~救命~~”她狂叫著。

  隨著電壓一下一下的沖擊,她的乳房像有生命似的一下一下的輕微抽搐著,
只要她的奶水累積至某一程度,乳房便會射出奶水,每一下的抽搐也有兩股奶水
射出,敏感的乳頭經不起奶水的大力沖擊,立刻地她又再次高潮了。

  這過程重複著,不到叁+分鍾,她已達到了六、七次高潮。

  “差不多了,把她拿下來,看看我們的作品如何了?”全叔叫道。

  我們立刻把她擡下來放在我們預備的大床墊上,她的臉和頸項因多次的高潮
而發紅。“不要碰我,你們這班天殺的變態……”她氣若遊絲的道。

  突然,全叔左手用力地握著她的右乳,右手兩指探入她的陰道,潔白的奶水
射出,她的雙腿立刻把全叔的右手夾著。“哇~~啊~~”她高叫著。

  “哈哈!看,她高潮了,陰道和子宮口劇烈地收放,我成功了,哈哈!!”
全叔興奮道。


  盛宴開始了。

  叁老和我四人輪奸著她,她被大小鐵珠刺激了數個小時充份充血的陰部,緊
緊的感覺令我們獸性大發,被淫水充份滋潤的屁眼也令我們瘋狂。

  “嗚~~呀~呀~放了我~呀~~”她被我和全叔前後侵犯而哭叫著。

  “唔,我要射了!”全叔說完,跟著立刻用力地吸啜她的乳頭。

  啊!我在她的屁眼感受到她又高潮了,劇烈的收縮令我差點也射了出來,這
婊子真是絕頂的捧!

  全叔退下休息,勝叔再加入,我把我的大屌從屁眼抽出,插入她的肉穴。

  啊!真是緊!

  接連的高潮使她的意識逐漸迷失,我們感到她開始迎合我們的抽送。

  “這婊子發情啊!哈!”我笑道。

  “不是!是她給你們插得性欲高漲,但不能達到高潮,你們玩一玩她的奶子
吧!”全叔答道。

  “嘩~~你們殺了我吧~嗚~~”她悲鳴著。

  “沒有可能,沒有人會把自己最好的玩具殺掉的!”我笑答道。

  二個多小時後,我們每人已出了二至叁次,在休息著。

  勝叔和黃伯正在把木馬變裝,原來它還有最後殺著的。

  頂端半圓鐵珠的部份一拆掉,木馬由叁角變成梯形,中間的部份展示著兩枝
特別制造的按摩棒,能刺激她陰部的各個部份包括子宮口,而另一枝充滿著一圈
圈螺旋回轉紋的,當然是給她的屁眼啦!

  “還有數小時便天亮了,我們先休息一下,由她騎著這雙棒木馬,繼續讓她
留在高潮的邊緣,又不能高潮,因我把她的乳頭又綁起了。明天一早,我們吃一
頓最頂級的奶類早餐吧!”全叔說道。

  “好極了,我還打算找那五個小子和我們一起吃呢!哈哈!!”我笑說。

  李惠芳,這就是我帶給你的終極淩虐了。

=================
【完】
===============


             終極淩虐2之全叔


===================================
  

  E-mail: [email protected]
===================================

              (第一話 玩弄)

  我今年五十一歲了,以爲自己什幺也經曆過了,看到現在進行的狀況,原來
這五十年過得膚淺得很,充實的日子現在才開始。

  貨倉內現在聚集著九男一女。我叫何永全,人們叫我全叔,老黃、老勝是和
我工作了二十多年的兄弟,偉江是我從小看大的世侄,我當他是如自己的兒子一
樣。小明、志強、少賓、陳偉、世宏這五個小子是偉江公司裏的手下。

  而這個叫坐在雙棒木馬的尤物名李惠芳,是偉江的上司。

  李惠芳這尤物經過我的改造後(詳情請看拙作《終極淩虐1》),已變成了
我們九個人的玩具。那五個小子今早一早到達的時候,我、老黃、老勝和偉江已
休息了四、五個小時。

  小明、志強、少賓、陳偉、世宏這五個小子看到我改造的傑作後,五雙手立
刻在她的身上遊走。

  “啊~~~不要~~你們這班禽獸,快走開~~呀~~嗚~”她嘶叫著。

  當我把綁著她兩個乳頭的絲線解開後,她的兩個乳房立刻一下一下的將一段
段潔白的乳汁射出,同一時間,她也全身顫抖著,她高潮了。

  “來!快來享用這營養豐富的奶類早餐吧!”我說完後。

  一行九人立刻輪流的吸啜她的乳房,而還未輪到的便向她的身體上下其手,
老黃在控制台上把兩枝按摩棒的振動加大,而且更開動了令木馬整個上下搖動的
操控杆。

  “嘩~~我要死了~嗚哇~~快停了它~~嗚~~不要再吸~~呀~~”她
狂叫著。

  “餵!你把說話說清楚一點,你是想停了這雙棒木馬,還是要我們不要吸你
的乳汁呀?”偉江一邊說著,一邊雙手把她的左腳擡起。

  “鳴嘩~~不要~~呼~~嗚~~放下我的腳呀~~”她哀叫道,長發左右
的隨著她的頭部搖擺著。

  現在她的左右乳房給志強和少賓用力的吸啜著,由于偉江提起了她的左腳,
她只好用單腳來承受木馬不規則的跳動,兩枝按摩棒也更深入的進出她的密穴和
屁眼。

  偉江一手提著她的左腳一手摸著她的密穴,挑弄她的陰核和陰唇,有時更把
手指順著按摩棒滑進她的陰道內。

  小明和世宏這兩個小子忍不住了,在打著手槍。

  陳偉站在她的背後,一邊輕咬她的耳珠和頸項,一邊把手指隨著另一技按摩
棒進出她的屁眼,又把他的陽具在她的大腿磨擦著。

  木馬整個上下的跳動,兩枝按摩棒抽動進出她的雙穴,發出有節拍的淫亂聲
響,按摩棒的振動馬達,隨著節拍激列的狂舞著……

  “唔~~~唔~~嗚~~嗚~~”她有節奏的哀嗚著。

  李惠芳她知道哀求我們是沒用的了,她咬緊下唇,盡力的忍受著高潮和我們
的戲弄,怨毒、憤怒的眼神掃射著我們每一個人。

  我喜歡這種剛強的性格,經曆了十多二十小時的肉體改造,還有這樣的眼神
和表情流露,身體的變化對她的人格沒有帶來嚴重的傷害,真是難得,看來我可
以策劃一下,肯定會帶給我無限的樂趣。

  “小子們,吃完你們的早餐後,給她吃點東西、休息一下,我有一點事要安
排一下,是爲了你們今晚的節目啊!!餵,餵,聽到了沒有?”我說道。

  “偉江、老黃、老勝,過來一下。”我接著說。

  偉江一把她的腿放下,那五個小子立刻把她抱在我們預備的大床墊上,把她
身體上的叁個洞填滿。

  志強躺在床墊上一邊抽送著她的肉穴,一邊吸啜她的奶子,陳偉則把他的大
屌在她的屁眼沖刺著。

  “啊!真的有夠緊的。”陳偉歎道。

  “對啊!還一下一下的吸啜著,像機器一樣,不得了啊!”志強答說。

  小明那家夥忍不住,想射精了,立刻把她的臉扳向他。

  “呀!真爽!”小明說。

  “餵!好東西在這邊啊!”世宏把他的陽具塞入她的口中。

  “偉江,另外的那一個小妞如何了?”我問。

  “她已經是我們的人啦,她今天一早就幫李惠芳這婊子和她自己向公司請了
病假,現在她在樓上我的房間裏。”偉江自滿的說。

  “唔,老黃、偉江,你們和我去一躺,老勝你看著這班小子們和二妞,小心
一點。”我道。

  “嘩~~~~~~~~”突然世宏一聲慘叫!

  原來那婊子咬著世宏的大屌。

  “快!吸她的奶子!!”我叫道。

  她果然立刻放口,我們立刻查看世宏的傷勢。

  “嗚~~~~來呀,看我把你們一個個也咬掉。”李惠芳她怨毒的說著。

  我立刻幫世宏止血,幸好只傷了海綿體,沒有什幺大礙,但短期內也不能工
作了。
  
  “你這小子也真不小心,她馴服了嗎?差一點就變成太監了!”我說道。
  
  “你們這班禽獸,說好放了小玲,怎幺她會在你的房間?王偉江你這人渣沒
口恥。”她罵道。

  “這婊子有順風耳嗎?世宏你真是,唉!!”偉江歎道。

  陳偉等四個小子轉身想有所動作,我立刻走到李惠芳身後,給她打了一針,
不到一分鍾她倒下了。

  “你四個小子想幹什幺?”我問。

  “幫世宏報仇,打她媽的一頓,還怎幺樣?”陳偉等起哄著。

  “報仇?武俠片哪?怪他自己不小心、不好運,又不是斷掉了。聽全叔說一
句話,打不能解決問題啊!你們想她貼貼服服的給你們吹喇叭,消消氣嗎?全叔
有方法,而且是令大家也能享受的方法!!嘿嘿!!”我勸說。

===================================

              (第二話 露出)

  下午二時,貨倉

  “嗚~求求你們,快給我……呀~~”小玲哀求著。

  小玲曲著雙腿成M字坐在床墊上,雙手拿著一按摩棒的末端,深深插入她的
嫩穴內,大腿不停的顫抖著。

  大床墊上布滿著各種的女性自慰道具,有七、八枝按摩棒和多種震蛋,大部
份都閃著柔潤的光輝,是使用過的證據。

  偉江、黃伯和我出外打點完回來後,除了世宏外,一起八人便玩弄著小玲。

  二+歲,33A的少女,有另一番的味道;粉紅的乳尖聶立著,布滿床墊的
淫水,散發著少女獨有的幽香,充斥著整個地方。

  “餵!你的屁眼沒有東西塞著,很空虛吧?來用這個把它填滿。”偉江說著
拿起一枝串珠型按摩棒伸向她。

  小玲服從的把那按摩棒慢慢的插入屁眼內,她每只手也拿著一枝按摩棒刺激
著她的肉穴和屁眼,震動的沖擊使她像一條蛇一樣在床墊上扭動著。

  “嘩賽!真是從來沒看過這幺好看的豔舞!”陳偉說。

  “你們打算玩多久才給她藥呀?”我問。

  “又沒設時限的,全叔,讓我們玩多一會兒吧!”偉江說。

  “不要玩太久,我們的節目暫定四時開始!”我說。

  “真的嗎?好,那全叔是什幺節目呢?”小明問。

  “全叔有令你們失望過嗎?到時你們便知道了!”我答道。

     ***    ***    ***    ***

  下午四時,貨倉

  “你們這班禽獸,把小玲怎樣了?嗚~~小玲,你不要這樣,小玲~~”李
惠芳哭著說。

  小玲雙手拿著黃伯的陽具吞吐著,下身還插著二技按摩棒。

  “你自己自身也難保,還有閑關心他人?愛情很偉大啊!”偉江說。

  “人渣,你們沒口恥,你說過放過她的,嗚~~”李惠芳道。

  “對,我們說過會放過她,但沒有說過立刻啊,她能不能自由,要看你的表
現了。”我說。

  “我還會信你們嗎?看你們把小玲弄成這樣。”李惠芳道。

  “我手上的這藥劑可令她複原,你可以不相信,但我看你沒有什幺選擇!”
我說。

  李惠芳默想了一會,向我說:“你想怎樣?”

  好,上釣了,我心中的興奮無法形容。

  “先穿回你的衣服。”我邊說邊把衣服丟給她。

  “只得這兩件?”李惠芳問道。

  我點點頭,因我只丟給她穿來的西裝型外套和半身裙子。

  由于她上半身只穿著西裝型外套,領口差不多看到腰部,左右邊乳房也露了
1∕3出來,半身裙子離她的膝蓋四寸左右,把她修長的美腿顯露出來。

  “穿好了嗎?好,還有這個。”說著我拿給她一條丁字小內褲,但內褲中穿
著兩枝按摩棒。

  她猶疑了一下,然後咬咬牙,把這小丁字褲連按摩棒慢慢的穿上了。

  “好,我們出外走走。”我說。

  “什幺?只穿這些……穿成這樣,不可以啊!”說著,她雙手把領口拉在一
起。

  “你不是想我們放過小玲嗎?想的話,便照我的話做,否則,我今晚就把她
賣到俄羅斯,或者汶萊、阿拉伯,甚至大陸也不錯啊,一定會是好價錢的,我擔
保。”我答說。

  “你卑鄙!”她怒道。

  卑鄙,哼!更卑鄙的現在才開始。

  我們一行八人,拖拖拉拉的把她帶到附近的公車站,沿途不准她拉合她的外
套,兩枝按摩棒隨著她的步伐剌激著她,羞恥的感覺和肉體的快感不停的沖擊著
她。

  由于已接近五時,已是大家放工的時間,小小的公車站已有十多人在排隊。

  當我們和她到達的時候,引起一陣小小的哄動。幾個穿西裝的上班族,數個
穿著工人套服和叁數個高中生一看見她,互相手肘一碰或細語一番,便立刻向著
她行注目禮了。

  李惠芳連忙把身子轉向我們,雙腿不自在的交互磨擦著。

  “把身子轉向前面,我們不認識你的,把手垂下。”我命令說。

  “求求你們不要這樣,我、我跟你們回去好了。”李惠芳求道。

  “是你自己答應的,你記得小玲的命運就對了。”

  我冷哼一聲,以手肘把她的身子轉向人群,她滿臉绯紅,垂著頭咬著下唇,
雙手緊握著拳。

  嘿!這樣就對了,盡情享受羞恥的快感吧!!

  不一會,公車便到達了,由于這小站離公車總站很近,車上也只有四、五名
男乘客。

  我們一上車便擠到車上最後的地方,因可看清全車的狀況,我們要她站在車
的中央,手拉著吊環。

  那幾個穿西裝的上班族,立刻有站有坐的在她的周圍,而那數個穿著工人套
服和叁數個高中生也或站或坐的在她不遠處。

  公車開行了,由放她的左手握著吊環的關系,車子每一下的加速或刹掣,也
把她乳房或多或少的露出,看得整夥人血脈贲張。

  終于開始了,兩名西裝的上班族一左一右開始向她進襲,看著他倆的手開始
在她身上遊走,另外兩個坐在她後方的工人也不老實的把手放在她高佻的腿上撫
摸著。

  她努力的躲避兩名西裝的上班族的攻擊,但車子前後左右不規則的癫疲,再
加上她穿戴著的按摩棒使她渾身乏力。

  其中一名西裝人已大膽的把他的手穿進她的上衣內,輕妩著她的纖腰,更不
時碰到她敏感乳房的下方。而坐在她後方的工人,摸著她高佻的大腿,不斷的想
向她的秘部進侵,但她夾緊雙腿和努力扭動她的美臀躲避著。

  李惠芳的臉紅得像火一樣,在公衆的地方,因自己暴露的衣著而引來多人的
非禮,極度的嫌惡和無助的感覺充斥著她。

  受過良好教育,一個威嚴的女總經理竟在公車上遭受多人的淩辱。

  其他的乘客對她的視奸,令她羞恥的快感沖上天高。

  “餵,你們……”當她剛想喝止這班家夥時,我立刻把手上的按摩棒遙控推
大,“嗚……嘩……嗄……”她立刻站立不穩,倚向後方那兩個工人處。

  “咦,她還穿著按摩棒,這個的美女原來是個變態。”其中一個工人說著。

  一陣起哄過後,上衣唯一的一顆鈕扣也除掉,兩個乳房每邊也有數只手托弄
著,下身的半身裙已褪上至腰部,露出連著兩枝按摩棒的小小丁字褲,人們快速
用力的扯動她的丁字褲。

  “嘩~~~~~不要~~你們~~嗚~~~~”她哀叫著並向我們露出求助
的眼神。

  這樣的好戲才剛開始,我們當然不會有打斷的道理。

  其中一個工人已跪下,品嘗著她的陰核,兩名西裝的更大膽的吻她的粉頸和
耳垂,大力逗弄她的雙乳。

  “咦,你們看,她會噴乳啊!”一名西裝人發現並拉址著她的乳頭道。

  “嗚嘩~~~~~天~~停止~~~~呀”說著她高潮了。

  我們八人看著她全身抽搐的樣子,泛起無限的興奮和淩虐的意欲。

  “各位,這女子我認識她,她是一個愛暴露的變態啊!來,大家來幫幫忙滿
足她一下吧!”我站起身道。

  忽然公車急轉進入了一條辟靜的林蔭小道,並停了下來。

  “有要事幹的就在此下車吧!”公車司機站出來說。

  我們面面相觀,場面靜了下來。

  “這種級數的美女,就算弄掉工作我也要嘗一嘗。”公車司機說完向李惠芳
走去。

     ***    ***    ***    ***

  公車上現在像鬥獸場一樣,全部人也像野獸一樣,向李惠芳張牙舞爪。

  李惠芳她現在已全裸,只穿著她的黑色高跟鞋,前後兩穴也被人抽送著,雖
然她劇列的掙紮著,但她敏感而且經過改造的身休出賣了她。

  她敏感的乳頭,給多人刺激著,一串一串激射的乳汁,帶給她一道一道的高
潮。

  “不要呀,不要再弄了,求求你們,我要死了!”她哀求著人們不要再刺激
她的乳頭,令她噴乳。

  “不弄也可以,你合作一點,令我們舒服舒服,大家也會同意的。”我笑說。

  說著她把一個工人的陽具慢慢的用手套弄著。

  “果然一說即明,不愧是外國名女大畢業的。”我跟著道。

  “腰也要動啊!”插著她肉穴的工人說。

  她已對我們開始服從起來了,多種難堪的姿勢,也都一一照辦。

  現在她滿身油光,布滿汗水和多人的精液、自己的乳汁。

  “偉江,現在叫她幫你吹喇叭!”我道。

  “全叔,真的可以嗎?如果……”偉江惶恐的問。

  “全叔的說話你也不信嗎?好,我先來。”

  我把陽具挺向她的面前,雙手拿著她的兩個乳頭,“來,吹喇叭!”我命令
道。

  她身子一震,疲倦的眼神望向我,然後服從的把我的陽貝慢慢吞下去,有節
奏的吞吐著。

  “快一點,對,要深一點……啊……對,用力吸……”我指導著。

  她口中吞吐著我的陽具,兩手套弄著兩個高中生,騎乘在一乘客上,屁眼給
另一人抽插著。

  “唔,我差不多了,你要全部喝下去,否則你又要噴乳了。”我道。

  不到二分鍾,我射了,我立刻挺向她喉嚨深處,她全部也喝了下去。

  因我粗暴的挺進,她咳嗽著,淚水也流下。

  “很好,這樣便對了。”我贊許著,輕撫她的秀發,抹去她的眼淚。

  “你們這班小子,一個個輪著來。”我對偉江、陳偉等說。

  “不要,快放了我,我求你,嗚~~~~~”她哭道。

  我臉色一沉,叫抽動著她雙穴的兩人加快速度,雙手拿著她的兩個乳頭,激
列的搓揉。

  “嘩~~痛~~嗚~~不要呀~~嗚~~啊~~啊~~啊~~啊~~”

  兩股雪白的奶水,一下一下的噴出,她再次到達頂峰,同時插著她雙穴的兩
人也因她劇列的收放而射精了。

  “我說的話你明白了嗎?”我問。

  她兩眼無神,虛脫的點著頭。

  小子們一哄而上,要一試她的舌技。

  我對著已射了一、二次的司機和乘客們說:“各位,今天是這女子第一次的
表演,免費招待大家一下,再有興趣來的話,請大家到這一個地方。”

  我拿出數張粉紅色的明片分派給數個代表。

  “這地方是看鋼管秀的啊!”公車司機說。

  對!偉江、黃伯和我上午出外所編排給李惠芳的終極節目——特級的“鋼管
秀”。

===================================

              (第叁話 征服)

  晚上九時叁+分一所會員制的鋼管秀會所內

  李惠芳拖著她疲乏的身軀、仿佛的意識,被我們推擁著進入後台。

  “老全,果然是一級棒的質素,不枉我費盡心思,今晚必定是一個精釆的晚
上。”一名肥伴的中年人說道。

  “梁老板,你看一眼便滿意了嗎?來,給你驗一驗貨!”我說。

  我帶著梁老板走到李惠芳的身邊:“惠芳,介紹給你認識,這是梁老板。”

  她茫然的望著梁老板,自尊心的打擊,不是立刻可以回複的。

  “爲了一會兒的表演,我要把你的技能演示給梁老板看看,來!”我說。

  說完我左手捉著她的右乳,右手食指和姆指搓揉著她的右乳頭。

  “嘩~~~~~不要~~~嗚~~~嗚~~~~啊~~~~啊”她掙紮著。

  偉江和老黃等立刻捉著她的雙手。

  不到一分鍾,一道一道的乳汁飛射而出,全身因高潮而抽搐起來。

  “啊!!真是不得了,真是不得了,我、我……我……”梁老板語無倫次起
來。

  “我、我去叫我的人准備准備,你們自便、自便,真是不得了……”

  梁老板步出後台,偉江滿臉疑惑的走過來。

  “全叔,我有點東西不明白。”偉江問道。

  “什幺事?”

  “我發覺這婊子噴乳的情況有點不大對頭,從前我們一按或是搓一下她的乳
頭,她便立刻噴乳並高潮了,但在公車後段期間,和剛剛你那時候,要差不多一
分鍾才噴出,爲什幺呢?”偉江問。

  “問得好,嘿嘿,她這樣子我們一會兒便更精釆多了。”我續道。

  “小子,因她的乳頭被我們玩得太多,敏感度下降了,所以要較長的時間剌
激才可噴乳。”

  “那怎幺辦?要再用藥嗎?怎幺又會更精釆了?”偉江問。

  “哼!當然不用再用藥。你想想,如果她會要越來越長的時間才可噴乳,會
怎幺樣?”

  “那,她要再刺激、再長的時間………”

  “就是了,她那經我強化了的乳腺,大量的制造乳汁,而她的乳頭又要更多
更久的剌激才噴乳,嘿嘿!如果我的計算沒錯的話,現在她的乳頭不在她最興奮
的時刻,是不會正常運作的了,而她貯存乳汁的乳窦是有限度的,你試想一會兒
的表演,她會表現出由身體控制理智的情況,說明白點,她會變成一個變態的泄
乳狂啊!!哈哈!”我笑答道。

  梁老板忽忙的帶著四個黑人進來。

  “老全你看,沒令你失望吧,他們全是非法勞工,體力和健康沒問題,但我
挑選過,全部也懂一點英文,可以互相溝通,而最重要的是,他們的家夥全部都
是大碼的啊!嘿嘿!”

  梁老板說完後,淫淫的望著李惠芳,轉頭問我說:“我可以收藏起她的恥毛
嗎?”

  當然可以!!!!!!

     ***    ***    ***    ***

  晚上十時正,鋼管秀會所舞台

  台下已聚集了叁十多人,聽梁老板說,全部也是有特別品味的客人。

  數盞舞台射燈亮起,照射著中央,音樂響起,深紅的厚絲絨布幕後一陣的鼓
動。

  出場了,李惠芳頸項戴著皮圈,皮圈被一條鐵煉扣著,雙手被反綁在背後,
身上只穿著高跟鞋,黑人A拿著扣著她頸項的鐵煉拉著她到舞台中央,另外叁個
黑人擡著一張像安樂椅的東西放在她附近,現場立刻響起歡呼聲和熱列的掌聲。

  梁老板拿著咪高峰出場,說:“各位親愛的來賓,今天是一個特別的晚上,
這位身體構造特殊的一級美女,會在這張日本出品的做愛椅上,迎戰四位黑人猛
男。至于這位美女的身體構造如何特別,有請提供這位美女的大大,何先生和大
家解說一下,有請。”

  一陣的推擁和掌聲,我已站上舞台,拿著咪高峰:“各位,我不想阻大家寶
貴的時間!”

  跟著,我向衆客人約略講述一下她的身體狀況、我的成就,看著他們驚訝的
表情、期待的目光,我深深的感到滿足。

  “總之,我已知會了這四位猛男,在他們和她做愛的期間,不可令她噴乳。
而在適當的時候,大家必定會滿意的,謝謝。”我補充道。

  梁老板一揚手,那四名黑人立刻開始向她進襲。

  他們把她擡上椅上,八只手同時把潤滑劑塗在她的全身,油亮的身體在射燈
下顯得特別豐滿妖豔。

  做愛椅和普通的安樂椅沒有什幺不同,只不個在椅的四周圍,有+多個一尺
直徑圓形的墊子高低的圍在四周,方便用家可以使用多種的姿勢,包括各樣高難
度的,也方便群交。

  由于潤滑劑的關系,黑人A已拿起她的足踝成大V字,九寸的大陽具深深的
在她的肉穴抽送著,其余叁人拿著他們八至十寸的巨棒在她的身上磨擦著。

  黑人A九寸的陽具每一下也頂進她的最深處,子宮口一下一下的承受大龜頭
的頂撞,已被剃毛的她,清楚的讓我們看見每一下抽送的情況。

  二寸直徑粗大的陽具每一下抽送,也把她的小陰唇和陰核拉出再全部推入,
從未嘗過的巨大磨擦,使她全身也隨著抽送的節奏抽搐著。

  “哇~~天~~不要~~哇~~啊~~啊~~啊~~啊~~~~”巨大的磨
擦沖擊,使她只能以單一的叫聲表達。

  黑人B和C也忍不住了,他們推開了A,B自己躺在做愛椅,令她騎乘著自
己的十寸陽具,而黑人C則走到後方,開始把陽具慢慢滑進她的屁眼。

  “呀~~~~啊~~~~”她慘叫。

  跟著她叫不出來了,只以一下一下深重的呼吸聲替代。

  兩條巨大的陽具以不同的節奏沖擊著她,她扭動著她被反綁的雙手和腰肢,
希望減輕兩人進入的深度,雖然她的密穴和屁眼不能全部容納他們的陽具,還有
一、二寸留在體外,但他們以不同的速度將她玩弄,使她忽前忽後的受著深入的
撞擊。

  黑人A和D也沒有閑著,他們溫柔的輕撫她的雙乳,但當她的乳頭硬至有點
抽搐想噴乳的時候,他們便立刻停止,改爲妩摸她身上的其他地方。

  “嗚嘩~~~~嗚~~~~啊~~~~啊~~~~”她再次叫起來了。

  當然了,看到她的乳房漲至這種充滿彈性的程度,乳頭高高的挺立著,但還
沒有到極限,她還可以撐下去,我相信。

  由于乳房漲痛而得不到喧泄的痛苦,使她的密穴和屁眼收緊,黑人B和C也
感到了,他們一個按緊她的腰肢,一個用力的抓著她的美臀,加快他們抽插的速
度和力度,每一下也想把他們的巨根完全沒入她的體內。

  “哇~~~~天~~~~痛呀~~~~我要死了~~~~哇呀~~~~”她
狂叫著。

  不到一分鍾,他們先後爆發了,把大量的熱燙的精液深深射入她的體內。

  但這並不代表完結,黑人A拿起扣著她頸項的鐵煉,拉著她到一個高圓墊子
的位置,黑人D已坐在這高的圓墊子上,他立刻把她面向自己,雙手捉著她的雙
臀,分開她雙腿,一下提起她,把自己的九寸的陽具插入她的肉穴。

  “嗚~~~~”她悶叫了一聲。

  這較高的圓墊子,使李惠芳像站立著一樣,她只好把身子向前傾,和盡力用
腳尖站高,但高跟鞋的腳尖並不好使力,只要她一失平衡,九寸的陽具便會大部
份沒入她的體內,不過,她忘記了黑人A。

  當她努力的用腳尖站高的時候,黑人A一手拿著她的巨棒,一手拿著她的鐵
煉,便挺進她的屁眼內,並開始抽動。

  黑人D並沒有和A一起抽動,他把沒入了她體內只余二寸在外的陽具,輕輕
的左右搖動,巨大的龜頭在她體內磨擦著她的子宮口;他的口也沒有閑著,他的
舌頭時左時右的舔著她的左右乳頭,像之前一樣,他一發覺她的一邊乳頭有噴乳
的積像時,便舔向另一個。

  她雙腿顫抖著,屁眼忍受著黑人A的抽送,密穴深處的花心又遭到大龜頭的
磨擦,最難忍受的是乳房的脹痛,每過一分每一秒,脹痛的感覺就越劇列,還有
這黑人長舌的逗弄,她忍受不住了。

  “快……快讓我噴……快……很痛!快脹破了……快呀~~”李惠芳大叫。

  “差不多是時候了,梁老板!”我向梁說。

  梁老板向黑人B和C舉起手示意,他倆拿出兩條我早准備好的一尺來長的橡
皮繩子,把它們綁在她的乳頭上,在乳暈末端的地方紮了起來。

  “嘩~~~你們在幹什幺~~不要~~~~呀~~~”她呼叫著。

  當他倆把左右乳房也紮好後,梁老板再向他們示意可以開始。

  他們立刻每人拿出一只震蛋,向李惠芳的乳頭攻擊。

  她再次大聲的叫著,而且不停扭動上身,希望避過兩只震蛋對乳頭的攻擊,
但當然沒用,不到一分鍾,她的乳頭在抽搐著,但因乳頭和乳暈被綁著,乳汁只
一滴一嘀的流出,但黑人們並沒有停止刺激她,黑人D用舌頭甚至牙齒玩弄她的
左乳頭,而黑人C則雙手各拿著一只震蛋,同時攻擊著她的右乳頭。

  過了十五分鍾左右,我向梁老板和偉江等說:“好了,現在她乳頭的敏感度
降到更低,而更重要的是負責噴乳的輸乳管已非常疲勞,但是她乳窦貯存的乳汁
並沒有減少,嘿嘿,是時候娛樂我們和各來賓了。”

  說完我和梁老板步上舞台,一左一右的把綁在她的乳頭上橡皮繩子解開,黑
人們的攻擊暫時停止。

  跟著我拿著咪高峰對著她,說道:“李惠芳,你想我們讓你表演噴乳嗎?想
的話便要大聲的說出來啊!”

  “快、快讓我噴,我要死了……”她神情恍惚的答道。

  “唔……你還不明白,你要大聲的說出你要噴什幺,和請各位來賓幫手才成
啊!”

  “快讓我噴乳呀~~~~快呀~~嗚~~啊~~~~”

  “不對不對,你要對各來賓說呀!”

  “嗚~~請各位來賓幫手幫我噴乳呀~~快~~~~”

  她說完,我給梁老板一個眼神,我們立刻一左一右用力搓揉她的乳房。

  兩道乳汁沖射而出,她立刻高潮了,黑人A和D立刻重新抽動著,劇列收縮
的雙穴,使他倆很快便射精了,但射出乳汁的量,只有平常的一半。

  “嗚嘩,還是很脹,快給我再噴、快……”她焦急的說。

  我拿起勾著她頸項的鐵煉拖她下舞台,拉向人群,向她說:“來,他們一定
可以幫你的。”

  來賓們起哄了,全部的目標也是她的雙乳,全場淫亂的氣氛推向高峰。

  “老全,戲肉終于也開始了!!”梁老板說。

  “是尾聲才對吧,她已經完全變成一個泄乳狂了,我現在感到成功帶來的興
奮,我很開心。”我回答說。

  “哼,老全,你也太小看我了,我做了色情這一行二十多年了。你看看,自
你今早通知我後,我一個下午便聚集了這班人,他們可不是普通的家夥啊,有十
多人也是愛虐乳的,其他的是有SM興趣的同好。好好欣賞他們的手段吧,可能
帶給你新的思維啊!”梁老板說道。

  果然,有數個家夥拿出我見所未見的器具正向她身上招呼,該是自己訂造的
吧,公車的那幾個朋友也有到場。

  慘叫聲和高潮的叫聲充斥著整個大廳,她已完全失去自我的意識了。

===================================

              (第四話 敗露)

  淩晨叁時半,鋼管秀會所二樓的辦公室

  老黃、老勝和小明、志強兩個小子太倦先回去貨倉,偉江、少賓、陳偉和我
與梁老板在喝著酒,檢討一下今晚的表演,大家嬉笑著。

  李惠芳渾身濕透的睡在地上,已分不出她身上的是精液還是汗水。

  忽然,偉江的手提電話響起。

  “什幺,怎會這樣的,怎幺辦……我怎知道……你等等……全叔,不好了,
事情敗露了……”偉江驚慌失措的說。

  原來是小明打來的,老黃、老勝和志強已被抓了,只有他因去買煙走得掉。
媽的,怎幺搞的!我立刻叫梁老板開了電視,看看新聞台,並叫他立刻安排一個
地方給我們暫時躲一躲,並叫小明看清楚有沒有人跟縱,到指定的地方集合。

  一清二楚了,新聞報導說,一名全裸神智失常的少女當街自慰,疑遭人禁锢
下藥,已拘捕了四人並追緝有關人士。

  幹!世宏這太監連看管一個女子也做不到。

  梁老板收拾了一些東西,找來了一輛貨車,載著我們離開此地。

  “這是我朋友的屋子,位置偏僻,他是行船的,暫不會回來!”梁老板說。

  我們默然……

     ***    ***    ***    ***

  差不多二個小時的車程,終于到達了。

  頗舊的二層建築,但地方夠大,門口還挂著「友誠商店”的殘舊招牌,從前是
商店來吧。

  我們安頓好後,把李惠芳鎖在一間房裏。

  全部人也像鬥敗的公雞一樣,只呆看著電視新聞。

  “周警官,你對這案件,有什幺想法?”電視台的記者問道。

  “他們這一夥人,是喪盡天良的禽獸,對女性極度的侮辱,是所有女性的敵
人,是非常危險的人物,我一定會盡力的追緝他們歸案,如有他們……”

  我看著這個美麗硬朗的女警官,心中一個意念升起,眼中發出了光……

两个人的视频在线观看高清